越。

如果有一天我能写出来东西,那一定都是垃圾。

 



是我欲念太深,执念太重,便是至此绝境,我也不愿放手。


我看不得你与他人真心互许,更见不得你与他人举案齐眉,恩爱不疑。


我……便是自此万劫不复,也想你留在我身旁,陪我抱我吻我。


你可愿……做我手中最锋利的剑?


便是再黑的夜,我也能撕开一道缝,让光透来。

 

o喻a黄的OA

他赤条条地来,也必然要赤条条地走。他今日尚能双脚踩在上海的土地上,或许明日就已经乘坐在奔赴北平的列车上了,毕竟……毕竟上级的调派通知已经到了。

喻文州轻轻捧起黄少天的脸,眷恋地在他嘴角啄了啄,他带不走黄少天,也无法被黄少天带走。

黄少天是他在一个个谎言之中,一场场阴谋之下,偷来的一点真。

喻文州有些难过,却又情难自禁地笑了笑,他一手将黄少天拥入怀中,一手插入他的发间,温柔地将他按到自己的颈边。

他不是第一次将后颈送到黄少天面前,却是第一次坚定又藏着一丝祈求地把腺体展露给他。

喻文州轻声笑了起来,“咬一口吧,少天。”

……

黎明已至,旭日东升,晨光铺满了屋子。

凌乱的床上只隆起了...

  5

这是江拙跟在傅如声身边的第十年,也是傅如声瞎了眼的第十年。

江拙一直不愿回想那日的情景,却总能在一晃神的功夫里隐隐约约地听见那声门响。

他犹记得那日是华山落雪之后的第一个晴日,他像一团会动的棉花,兀自赖在榻上享受着暖阳的烘烤,还未等他在日光里舒坦完,便听见一声门响,江拙被日光烘得舒服,倒也没什么不快,只是懒洋洋地拖着嗓,问了一句谁呀。只是他等了半晌,也没等出一声响,这下子江拙有些不爽了,他慢腾腾地翻了个身,恶狠狠地抬眼去瞪,入目的是一片片的血红,乍眼得令他头昏脑涨。

江拙定了定神,仔细去瞧那血糊糊的一团,那刻他似忽然闻见了那冲鼻的血腥味儿,他胃里翻江倒海,激得他几欲作呕。

他看清了,是傅如声。

江拙从回...

 

姜醒一直独居在小遥峰的山腰上,一座木屋一棵红梅就这么孤零零地扎在皑皑白雪之中。

姜醒每日睡到日上三竿,醒来便在屋前的梅树下烫上一壶烧酒,捧来昨夜积起的白雪,捂化成一捧又一捧雪水去擦拭那长久不曾见血的银甲与长枪。

待那壶酒喝得见底,日头西落,便晃晃悠悠地回了屋,烧尽一只短烛又囫囵地睡去。

日复一日。

直至那一日,一只雪雕撕碎了小遥峰山腰那宁静的虚幕,卷着冷冽的风停在姜醒肩上,他顺过雪雕的长羽,终于慢腾腾地扯来一袭红衣套上。

姜醒晃出了屋,成了白花花的小遥峰中唯一一抹乍眼的亮色,他停在屋外的梅树下,脚边是零落在地上的银甲与长枪,还透着新雪的寒意。

姜醒也不在意,一件一件地将银甲捡起套上...

 



“少天。”


喻文州看着面前的黄少天温柔地笑了起来,枪口之下他甚至对着黄少天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

总需要有人活在黑暗之中,为通往黎明铺就一条康庄大道。


“我很高兴。”


喻文州心里更多的是庆幸,庆幸站在阴霾之中的不是黄少天,庆幸他最后见到的人是黄少天。


“向黎明致敬。”

  1

“少天,你发情了。”


喻文州从耳麦中听见黄少天低低地啧了一声,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句,“味道遮不住了。”


他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看见黄少天所在的草堆细微地动了动,随即一道身影迅速地闪过,滚进另一边的草丛里,耳麦里又一次响起,“我去牵制目标,队长。”


喻文州忍不住笑了笑,他几乎可以想象黄少天这会儿气急败坏的模样,他总会在这种时候不耐烦地嘟嘟囔囔,只是眼睛里的光却亮得骇人,凶狠又危险。


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收了自己的枪,从另一处的狙击位闪出,摸去黄少天原来藏身的地方接管下他的枪。“小心一点,少天。”他说,“我很想你。”


耳麦里一片安静,只能偶尔听到几声粗重的呼吸,喻文州伏在...

  12


兰御临骤然愣在原地,连准头挪了位儿都不曾回过神来。他死活想不明白这本该呆在边关的人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儿,又是什么时候混进他的队伍中的。

他没打算死在这儿,却也做好了去了半条命的准备,从他踏入这不空关开始,局就成了,就囹圄于他人的算计中。

他在这陷阱中挣扎了近乎一个月,耗去对面的一个前锋,也只不过是挣出了一线生机。

九死一生,他总要求这个一生的。他不畏死,却也不准备这么轻易地死在这窝囊地儿。

只是他千算万算,却不曾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儿,他从背后拥住兰御临,覆上他的手,调整着箭头的朝向,替兰御临寻到他要的目标。

他在兰御临耳边轻轻地说道,射吧,我来做你的眼。

 



兰御临立在城上,青砖灰石更衬得他面如冠玉,风华无双。他挽着长弓,羽箭搭在弦上,箭头笔直地冲着远处,却迟迟不动手。


城上的弓箭手已经射过几轮了,他身侧的弓箭兵更趁着取箭的功夫,偷偷地打量了他好几次。


谷中的人都知道,兰御临的箭术一直是数一数二的好,见过他箭术的或是同他比过箭术的,都知道他弯弓射箭从不犹疑。


何况眼下,这浩气盟马上就要攻到城门前了。


兰御临仍旧一动不动地立在那,只是挽弓的手紧了又紧,他听见浩气盟愈发震耳的嘶喊声,听见投石车投石刹那投石臂的晃动声,听见城上被巨石砸中或是砸伤的恶人凄厉的喊声,但他看不清了。


他得到了无数不同的声响,却失去了他此时此刻最需要...

 

兰御临×段潮。



主持人:那时候两位在一起了吗。

段潮:还没有。

主持人:那当时您怎么找到兰导的?当时兰导像是人间蒸发似的,没人找得到。

兰御临:我接了通他的电话,证明我没死。然后他就杀上门了。

段潮点了一下头,表示就是这样,没错。

主持:兰导您当年经纪人可是快把天都翻过来了,都没找到您。段少就这么轻易找到你了?

兰御临笑了起来:我很后悔带他去过秘密基地,还告诉他密码了。

段潮:后悔也没用,晚了。

兰御临笑着握住段潮的手,没说话。

主持人:这狗粮来的猝不及防啊。

主持人:段少,听说兰导追了您三年?不对,应该是圈内公认单恋您三年,您知道么?

兰御临笑着:说少了,是六年。

段潮: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图谋不轨了?……那还是我和你拍第一部戏的时候...

 

陆砚&卫晋。



他总是嘲我。


拖枪侧身让过那气势汹汹的一记横扫,再提枪挡在身前,硬扛过那记下劈,两杆银枪之间砰出金戈之声,尖锐得令我心惊。我手中的银枪仍在颤抖,那力道震得自己虎口发麻,自此,我便知道他是认真的。


那银枪迅速回撤,再一晃,转瞬便已点在我的喉间,锐利的枪尖虚虚地抵在我的喉结之上,殷红的血珠慢慢地从喉间的那抹冰凉处渗出。


我望着他,他仍旧是那个模样,如剑般长而利的眉微挑,本该含情的桃花眼里一丝冰冷的笑意,薄而艳的唇抿起,拉出一条僵硬至极的弧线,浓郁的讥讽之意便从那抹冷笑中流露出来。...


 

© 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